大湾区“硬联通”工程有序复工

国内 2020-04-27 04:21131网络整理admin

核心阅读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渐广渐深,互联互通日新月异。在这个特殊的春天,在坚持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时,大湾区“硬联通”工程相继有序复工,到2月底3月初已基本达到满负荷运行。

来珠海横琴创业两年的澳门人王德昌,最近常到完工不久的一座城轨车站走一走。金光闪耀的“横琴”两字底下,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垫路、铺草。“听说这条城轨‘五一’后就要开通了,到时候就能从横琴直接搭城轨到珠海站,再转广珠城轨北上,起码可省半个小时。”

王德昌口中的城轨,就是已进入通车“倒计时”的珠机城际轨道一期,短短17公里,却解决了横琴到珠海这段路程的“卡脖子”问题。眼下,城轨二期也在紧锣密鼓建设中。未来,珠海站、横琴、金湾机场三点连成一线,澳门、横琴和广东乃至整个内地之间快捷交通将进一步得到激活。

如今,粤港澳大湾区大大小小的工地再度忙了起来。

港深、澳珠

接通织密“毛细血管”

紧挨着广珠城轨珠海站,另一座规模稍小的“新”珠海站已拔地而起。跟随中交四航局珠海公司25岁的技术主管卓一翰进入车站内部,记者发现,售票窗口的液晶屏滚动闪烁,进站闸口的三角形挡板灵敏开合,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开门迎客了。从运行的扶梯上到站台,可以清楚地看到3条轨道从两座车站发射出来,形成一个“N”字形。“广州过来的旅客到达老珠海站后,通过地面通道直接进这里,快捷换乘珠机城轨到横琴。”卓一翰说。

项目副总工王晓说,珠机城轨虽然是珠海城区的轨道交通,却串接起了珠澳间各大快速通关口岸。特别是横琴自贸区建设吸引越来越多澳门居民,城轨的开通,将让他们直通澳门、内连内地的出行路径更加顺畅。

其中,由中交四航局珠海公司承建的一期工程,虽然在春节前就已通过最后一次验收,但突如其来的疫情,还是打了项目部一个措手不及。

“还有一些工作人员生活配套项目,3月20日左右终于恢复到节前300名工人在岗的规模。复工后,我们又克服了砌块等原材料供应不上等一系列难题,一手做好疫情防控,一手千方百计提高建设效率,力争保质保量完成收尾。”公司总经理关秋枫说。

作为一名武汉人,王晓就是珠机城轨项目艰难复工的典型个例。他一直都归心似箭,按照工地100%核酸检测的要求,自行做了检测,请公司开了接收函,最后却卡在了接送车辆上。直到4月8日,离汉通道恢复后,他才乘坐高铁回到公司。

从珠海站南边,澳门和珠海交界的鸭涌河上,3月14日被大巴点对点接回来,隔离14天后重上岗位的工人林万均,正开动挖掘机,从抽干水的河床里,将污染的淤泥一铲铲挖出来;沿河道一路望过去,一条4层楼高、400多米长的廊道已初具雏形,更多工人站在廊道侧身的吊机里,忙着对外墙精加工。

“这就是我们正在建设的粤澳新通道,包括联检大楼及空中连廊、鸭涌河生态修复两个工程。未来,两地的行人仅靠步行,在广珠、珠机两条城轨的珠海站和澳门轻轨青洲站之间无缝转接,24小时通关量20万人次,可大为减轻拱北口岸的通关压力。”中交四航局一公司项目经理叶国毅指着项目部墙上的地图告诉记者。

东西两岸

又多一条“大动脉”

伶仃洋中、港珠澳大桥外,和香港岛一水之隔的牛头岛早被改造成了沟通岸海的深浅坞。4月12日,深中通道隧道工程首个钢壳沉管,在200台智能小车顶托下,从浇筑车间缓缓平移进浅坞区,又从浅坞区缓缓横移至深坞区,开始进行二次舾装。这标志着制约深中通道钢壳沉管预制关键技术工艺的系列“卡脖子”难题取得关键突破。

大江大河冲击形成的三角洲,都存在入海口两岸交通的问题。被珠江口隔开的大湾区东西两岸,融合发展一直受制于跨海通道的瓶颈。直到港珠澳大桥的建成,才根本改变了大湾区的地理格局。而深中通道,一头连着湾区东岸的经济重镇深圳,一头挑起中山、佛山、珠海等珠西重要的制造业基地,是港珠澳大桥之后湾区又一个重大战略项目。它的一响一动,牵动着“80后”香港青年张敏锐的心。

张敏锐4年前来到中山创业,在深圳吸取行业最前沿的技术,在西岸的中山实现低成本产业化,企业经营得风生水起。“美中不足的是,从深圳到西岸城市,虎门大桥是必经之路,也是必堵之路;后来港珠澳大桥开通,但大部分合作伙伴和员工都是内地人,无法开车上桥。深中通道2024年开通,届时两地往返车程将从2小时缩短到30分钟!”

而这个集桥、岛、隧和水下互通于一体的超大型集群工程,所面临的世界级技术挑战也丝毫不亚于港珠澳大桥。巧合的是,成功输出深中首节钢壳沉管的牛头岛,正是当年为港珠澳大桥预制隧道沉管的地方。

九州体育BET




Copyright © 2002-2020 九州体育BET-九州体育BET下载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