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诊疗 今春加速跑

国内 2020-04-19 01:06165网络整理admin

2月17日晚,一场远程视频交互式会诊在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与湖北襄阳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进行。

“患者因发热、干咳症状而收治入院,多次核酸检查均为阴性,目前仍咳嗽,复查CT无明显好转……”远在襄阳的宁夏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杨晓军,隔着一方电子大屏,介绍患者情况。

“虽然患者核酸检测为阴性,但从整个影像学表现来看,应是新冠肺炎临床诊断病例……”屏幕另一端,宁夏新冠肺炎诊疗专家组组长周玮带着呼吸、影像科的专家,盯着屏幕上播放的患者胸片,展开会诊,给出了明确的诊疗意见和治疗方案。

这是宁夏援鄂医疗队的首次远程会诊实践。很快,这样的互联网诊疗方式,在医疗队负责的患者救治中得到有效应用。

应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互联网诊疗在这个春天跑出了加速度。

疫情期间,从《关于加强信息化支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到《在疫情防控中做好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工作的通知》,国家卫健委多次发文,要求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充分利用“互联网+医疗”的优势作用,大力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

3月2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介绍,疫情期间国家卫健委的委属委管医院互联网诊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一些第三方互联网服务平台诊疗咨询量同期增长了20多倍,处方量增长了近10倍。

看病就医,互联网诊疗疏解了哪些痛点?让“互联网+”更好助力寻医问药,还有哪些堵点需要打通?2018年7月,国家卫健委批复宁夏回族自治区建设全国第一个“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记者近日在宁夏实地探访。

就医选择在丰富

“比起去医院的周折,线上问诊既便利又救急,投入小帮助大”

该不该去医院?银川市永宁县三沙源社区居民赵女士一家一度十分纠结。

正月初二,适逢疫情期间,赵女士的父亲开始咳嗽,后来越咳越厉害。这让赵女士一家人揪紧了心,“春节前,父亲聚餐多,接触的人员也多,会不会被感染了?”可全家人拿不定主意,“这个节骨眼儿,去医院,可能交叉感染;不去,又可能累及家人。”

赵女士没用过线上问诊,听到同学推荐,立马扫描二维码,通过微信端登录一家线上问诊平台。

屏幕那端,医生详细询问:有无发热、体痛,咽喉是否干涩……根据症状,逐一排除新冠肺炎的可能,并给出居家观察的建议,有情况还可随时联系。

很快,父亲咳嗽的症状明显见轻,原来是虚惊一场。

3月13日晚,赵女士腹部疼痛,后来腰部也疼起来。上次还是微信端登录,这次她已在手机上安装了微医互联网在线诊疗平台的客户端。远在天津的王悦丽医生接受咨询,问清病情后,让她先喝些热饮,不见缓解的话再去医院检查。

连续两次体验让赵女士认识到“线上也能看病”。学金融的她还从成本的角度分析:“比起去医院的周折,线上问诊既便利又救急,投入小帮助大。即使未来不免费,我也会考虑用。”

有过两次线上问诊经历,赵女士把“微医”设为常用软件,成为在线问诊的“铁粉”。像赵女士一样,形成在线问诊习惯的人数在增多。截至4月16日22时,微医宁夏互联网医院抗击新冠肺炎义诊通道访问量超1.3亿人次,5.4万余名医生在线接诊,累计提供医疗咨询服务175万人次。而据整个微医平台统计,截至目前线上签约医生总量已达40多万,实名注册用户数2.12亿。

不止“微医”,疫情期间,丁香园、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等多家互联网诊疗平台相继组建应急项目组,抗击新冠肺炎义诊通道紧急上线。国家卫健委2月6日则印发《关于在疫情防控中做好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充分发挥互联网诊疗咨询服务在疫情防控中的作用,让人民群众获得及时的健康评估和专业指导,精准指导患者有序就诊。

传统医院在发力

“线上问诊,仅仅是开端,预约检查并开方,对患者进行全程管理,目前探索刚刚开始”

正月初二,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复工,只保留急诊、发热门诊。仅隔一天,正月初四,第一批6个科室30多位医生上线,此后其他36个科室、609位医生陆续转至线上开展义诊——有此速度,得益于线上诊疗的准备工作早已就绪。

2018年7月,宁夏获批创建全国首个“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自治区卫健委主导建设的线上平台,就依托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在构建。此前,全院医生集中上线已酝酿半年有余,不承想,疫情的出现让平台快速投入运营。

九州体育BET




Copyright © 2002-2020 九州体育BET-九州体育BET下载 版权所有